同时,张建锋也坦言,让一线员工有获得感、幸福感、认同感,这个工作光靠企业能力是有限的,必须要政府、全社会来指导、完善。他举了个例子,“比如说社会认同感,这是目前最重要的问题,目前国内的公众对快递小哥没有足够的尊重,小哥被打骂的情况时常发生,我们希望加大人身保护和关爱,希望全行业一起来推动。”

尽管刘阔已经成家,但是他发现“快递小哥”的个人问题不容忽视:“青年快递员的个人问题需要重视,平时他们工作强度大、工作时间长、解决个人问题有难度,可否在行业层面开展青年联谊活动。”